下载手机端

扫码下载洪坝孔岭资讯APP了解更多吧!

当前位置:洪坝孔岭资讯>社会>故事:女儿车祸死后,想想家中重病的妻子,我接受对方100万撤

故事:女儿车祸死后,想想家中重病的妻子,我接受对方100万撤

  • 编辑:
  • 时间:2019-12-02 11:14:47
  • 来源: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姚

我听同事们说,在城市的西部有一个奇怪的人一年到头都戴着面具,不管刮风下雨。

我说,怎么会有人在这么热的天戴面具,不管是表演艺术还是神经病?

但是我很快打了自己的脸。

我第一次看到面具是在星期一。

6月22日早上7点50分,仍然有十分钟的时间去上班。

街道热气腾腾,汗流浃背,但是他们的肚子咕咕叫着,双脚轻快地走着,眼睛扫视着街道。

周围的早餐店很拥挤,到处都是排队的人。就在我决定放弃的时候,我突然瞥见巷子里有一个圆形的蒸笼顶。

我快步走过。巷子里停着一辆三轮踏板车。上面有成堆的蒸汽笼。踏板车前挂着一个红色的画有馒头和馒头的标志。

“老板,老板?有人吗?”

"咳咳"

我打了几次电话,一个皮肤黝黑、戴着面具的矮瘦男人从滑板车后面出现了。

“多少?”

那个人的喉咙似乎塞满了一张砂纸。他拉了拉帽沿,遮住了整张脸。

"两个馒头."

“一件”

他很快把它放进塑料袋里,递给我。我瞥了一眼他的胳膊。它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粉红色伤疤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留下一美元,拿着包子跑了。

当我到办公室坐下来时,我害怕和同事们谈论这件事。

“有这样一个人,我以为是在开玩笑。在这么热的天,我仍然戴着帽子和面具偷偷摸摸。我绝对不是一个好人。”

“我不知道,但是这个包子很好吃,皮薄肉厚,而且很便宜。”

“你呀,小心是人肉包子!”

“你好!”

我和同事们谈笑风生,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。很久以来,我再也没见过面具。我再次见到他是在八月。公司发了一些福利,每人两袋大米和两桶石油。

我的两个同事出差了,家里没有人。我只是把它们都给了我。我的家人离我的同事很远,所以我不好意思打扰别人,只好站在路边拦出租车。

“去哪里?”

"去人民东路149号."

“上来。”

“我得带几袋大米和两桶油。你必须上去帮我。”

“算了,后备箱装不下。”

我认为自己带这么多东西是不值得的。司机找到了一个地方去。我停了几辆车,不想送我。

“你要送货吗?”

一辆三轮车嘎吱嘎吱地走过来,座位上的面罩压着他的喉咙问道。

“嗯……”

我有些犹豫地看着他,真的不愿意把这样一个可疑的人带到我的社区。

“去哪里?”

这一次,面具出人意料地热情洋溢,像一只吵闹的苍蝇一样不停地在我周围打转。

“你要去哪里,帅哥?”

"去人民东路."

“东西在楼上。我会帮你把它们拿下来。十美元,十美元就可以了,帅哥。我也会帮你带十美元上楼。”

"如果有电梯,就没有必要送上去."

我冷冷地说,他吃了一颗钉子,拍了拍手,干笑了几声,往后推了几步,但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蹲在花坛旁搓着手。

我等了十多分钟,但仍然没有人愿意载我一程。

“我们走吧?”

他看着我,又问了一遍。

我无奈地点点头。他迅速从踏板车上拉下一根杆子,跟着我上楼。

“这车只能拉货物,不能拉人。这不安全。”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忧虑。“如果你不放心,你可以慢慢跟着我。反正也不远。如果你赶时间,你可以做辆车,我会在那里等你。”

“我不着急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他站起来,一步一步地踩下踏板。三轮车尖叫了几声,慢慢移动。我小心翼翼地跟着他,时刻注意任何事故。

他一路上诚实而沉默。他沿着路慢慢走着,不时回头看着我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当他正要穿过十字路口时,他突然停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他不应该想中途提价,前面是下坡路,在追逐中,我肯定追不上他。

“我会和你讨论一些事情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悄悄地把车栏杆放下。

“我们绕着小巷走吧。这段路你不会被收费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我看着面前的十字路口。没有汽车,也没有交警。

“那,我不想打扰你。我再给你少两美元。”

他恳求道,他的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悲伤。

"...是的。”

看到我同意了,他更加努力地站起来,蹬了几次车,过了马路后放慢速度等我。

“你能跟上吗?”

“嗯。”

"谢谢你"

他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,一丝微笑从面具下泄露出来,但是瞬间的快乐消失得无影无踪,他的嘴又被锁住了。

“秋子!送这么多东西!”

“是的!”

“哎哟,社区停电了。你能独自携带所有这些东西吗?”

警卫看着一辆踏板车,摇了摇头。

我家住在七楼。如果我们想拿起它,我们至少必须脱掉皮肤。

“给我三十块,我能行。”

我站在我家门口,看着他气喘如牛,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上,拎着两车大米。

“慢点,没关系。休息一下。”

“没什么,没什么,我能做到,我能做到。”

当他说话时,他的步伐明显放慢了。当他进行第二次旅行时,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明显,而且颤抖得很厉害。他迈出的每一步都发出嗖的咕噜声。

“在这么热的天摘下你的面具。呼吸困难!”

“不,我能做到。我能做到。”

他说,突然踩在空脚上,发出低沉的声音,整个人扑倒在楼梯上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没什么没什么?

他捂着腰,咬牙切齿。

“没关系,我能做到,我能做到。”

虽然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,他不需要拿剩下的,但我可以自己拿,然后把钱给他,他固执地把两袋米绑在杆子上。

当他终于完成工作时,他扶着墙坐在台阶上,胸部像水泵一样扇动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没有忘记拉起面罩。

我在口袋里给他一杯水和半包香烟。

面具说了声谢谢,然后慢慢移到楼下。

也许他变得很好,尝到了这里的好处。他总是在我的公司里游荡,就像一只在路边乞讨食物的狗。每当我走下楼梯,他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我,眼里充满祈祷。

我的心太软了,我总是帮不了他。当有东西需要拖运时,我会叫他过来。

"你的踏板车非常有用。"

大部分时间他都没有生意,只是在垃圾桶里寻找一些空瓶子和不需要的废纸壳。他的滑板车经常张开嘴看天空。在等公共汽车时,我偶尔会和他说话。

"馒头早上卖,下午拉货."

他以自己的语气自豪地拍板。

"你一个月挣多少钱?"

"几乎不饿"

“你胳膊上的这些东西……”

"有些是烧焦的,有些是自己做的,这很难看,不是吗?"

“啊,你住在哪里?我以前从未见过你。”

"...在城市的东边。”

“城东,你为什么在这里?它都在城市的西边。”

他停止说话,蹲在地上,用手指捡起小石头。我不太擅长回答。这两个人沉默不语。当我上车时,回头一看,他正在和一个提着手提箱的女孩讨价还价。

他纠缠了很长时间,但那个女孩还是把盒子拖走了。他独自站在那里,好像立了一座纪念碑。

我坐在车里,不禁叹了口气。面具一定经历了许多困难的事情。为什么人们生活如此艰难?

那天晚上,我穿过十字路口的广场,突然突发奇想。他不愿意穿过十字路口。也许他的过去和十字路口有关?

我在广场上漫步,在象棋大师旁边坐下,当他们几乎结束战斗时,我问道。

"叔叔,你知道在这个十字路口发生了什么吗?"

“大不了?你什么意思?”

“那是相当令人震惊的事情。”

“我没听说过。”

“不。”

“为什么不呢!”

一个拿着保温杯的老人说。

“但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。在这个十字路口,一个男人跑过去杀死了一个小女孩。”

“我们为什么不知道这件事?”

"是时候让这样一件大事上新闻了。"

“你当然不知道。我住在这附近。我们都打扮好了。富裕的第二代人肯定会被枪杀,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我站了起来,仍然有些不敢相信,他是肇事者吗?

几天后,我下班的时候又见到了他,所以我特意去测试他。

“你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吗?我几年前才开始工作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里很平静。”

“是的,否则怎么叫宁城?”

“那不一定是真的。我听说很多年前一个小女孩在宁城的十字路口被杀了。你听说过这个吗?”

“不!不!”

他的手抓着车把,青筋突出。

"这是我们以前走过的十字路口。"

“不!”

我对他的同情瞬间消失了,难怪世界上所有的痛苦都是应得的!

从那以后,我每天都避开他,希望他能尽快死去。

自从我和他交谈后,面具似乎发现了一些线索,很少出现在我们公司附近。

我不知道我的诅咒是否起作用了,面具的运气越来越差了。

一天早上,当我开车经过市场时,我碰巧看到几个城管人员把他的破三轮车运到车上。

这是无证经营的结束。

三轮车是他的支柱。没有三轮车,面具的生活很艰难。他扛着一根杆子,在街上卖苦力。

但是没人愿意相信凶手。他很快就消失在街上。

当我再次看到面具时,已经快到新年了。街道上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,原本寒冷的空气似乎变得生机勃勃。

面具蹲在一家小餐馆门口,用钢球洗碗。他很瘦,无法控制地颤抖着。

“这是你应得的……”

我站在一旁冷笑。我还没读完心里的话,一个醉汉摇摇晃晃地走出餐厅。他刚转过几步,就突然回头了。他俯身看着面具。他猛地拍手,大笑起来。

“快点,快点,你站起来,你站起来。”

面具上覆盖着泡沫的手,恳求宽恕。

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附近的每个人都来看一看。”

面具试图逃跑,但被那个人拉了起来。旁观者聚集在他周围。他把脸埋在背后,不敢看我们。

“这个人很凶,吃血馒头,吃女儿的血馒头,快点,快点,你转过身来告诉我们,你怎么这么凶,你转过身来,转过身来……”

面具和那个男人拉了半天,那个男人喝醉后一下子摘下了面具。

“你!”

面具变得愤怒,把那个人推开,向街角跑去。

“等等,他女儿?”

我急忙跟着他,最后在街角的杂货店找到了他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他只用一百万美元就买了我女儿的命……”

面具靠在电线杆上,脸上有难看的伤疤。“让我撤回诉讼...每个人都叫我吸血鬼、懒鬼、魔鬼、动物,用我女儿的生命换取金钱。然而,家里发生了灾难,一切都烧毁了,妻子生病了,孩子们不得不去上学……”

他捂住脸,哭得像一滩烂泥。

“我没有选择,我没有选择!”

我静静地看着他哭,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,放在他身边。他抽泣了一会儿,然后擦了擦眼泪,从地上捡起一张塑料纸盖住了脸。

“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?”

"经过治疗,钱已经花完了,我们要走了."如果面罩工作得很努力,你的鼻子会流鼻涕。在这样寒冷的日子里,你会立即冻死的。"死人已经死了,但活着的人会继续活着。"

他对我投以勉强的微笑,拿起那包香烟,放在他的怀里,一步一步走向街角。

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见过面具。(作品名称:面具,作者:郭耀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澳门美高梅 陕西11选5 河北快3投注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2019 洪坝孔岭资讯

mendotatools.com 版权所有